【前沿探索】云时代培训服务行业的竞争——空军制胜还是降维打击?

1.jpg

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美国带领他的小伙伴们对南联盟发动了战争,仅仅依赖空军,78天后便摧毁了南联盟的军事力量与整个国家的抵抗信心。战后南联盟解体,一位合法选举的总统被他的国家送到法庭受审,今年3月死于“心肌梗塞”,俄罗斯则被完全挤出了东欧势力圈。 这是人类战争史上第一次完全由空军决定战争胜负!
 
在线教育持续三年的大热,虽有泡沫但也促进了各种教学(学习)底层技术的成熟。翼鸥教育研发了重要的一环——在线教室ClassIn,也看到了其他底层技术越来越好。我们完全不怀疑一点:在未来的几年,会诞生出新型的在线教学服务机构,有效地利用这些底层,构建出高效的完全在线的教学服务模型。这可以视为在线教育时代的“空中打击力量”。 过去的的“空军”,出名的有好未来的E度社区与家长帮,新东方的《中国合伙人》与网红俞老师。虽然强大,最终解决战斗的还是开门店上“陆军”。虽然有一批纯粹的在线教学公司在市场上高歌猛进,但是由于底层的缺乏,教学效果薄弱,对线下机构并没有形成实质性冲击。 但今天已经不太一样了。几乎每一个来过EEO办公室的线下服务机构的校长,都怀着复杂的心情询问了我一个问题:在线教学的体验与线下已经接近了,我们这些小机构会被大机构在线服务颠覆掉吗? 这真是一个好问题!我思索过良久,很难找出一个结论。各种在线教学的底层目前也仅是露出了冰山一角,随着网速的改善与各种设备性能的提升,会持续地露出水面。我丝毫不怀疑在线教学的效果,但是,这是否意味着大机构可以一统江湖了?培训市场由春秋乱世进入到战国时期?我找不出太多的理由说“否”,但也很难得出结论说“是”。我的想法是:如果没有“云”的出现,小机构们可能真的会象“塔利班”一样去钻山洞了。但是“云”的出现,给一切带来了很多的变数。
2.jpg

在过去的几年,大型培训机构的在线教学服务,其实是非常被动的。市面上,没有比QQ、YY功能更强大的直播工具,小机构可以用这些工具进行教学服务,而大机构一方面感觉用这些工具很难显示自己与小机构的不同,另一方面自行开发可以与QQ进行PK的系统,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且不说技术上的巨大门槛,由十几万台服务器构成的云设施,其运维成本就不是市场上任一家教育服务机构可单独承受的。最近几年发展起来的几家纯粹的在线教学服务机构,其主要的教学工具依旧是QQ与YY。 云时代,让小型服务机构“拥有”或“超越”大型服务机构的基础设施。这是一场“不对称”的竞争。大机构面对的可能是互联网巨头们的降维打击。教学是一种综合的服务,在我看来,从云通讯到云存储,还有云计算,需要多种不同的“云”基础设施才能够组合出完善的教学服务系统,这对于单个教育服务机构来讲,实在是太难逾越了。并且,云自身也是有层次的,云下还会有云。在线教室也依赖着更为低层的通讯服务商。难道最终赢的即不是三体人,也不是地球人,而是从互联网来的BAT们? 
3.jpg

一个难回答问题,可能是一个错误的问题。电商是过去的二十年里互联网最大的成果之一。二十年里,曾经有过多回的声音:传统的制造业与服务业将会被降维打击到分子状态。但是过去二十年了,创维海信富士康们依旧活得很好,耐克还是耐克凡客还是凡客。消费电子行业,服装服业,餐饮行业,成功的互联网产物似乎只有小米一家。泡沫过去,底层工具成熟,商业也要回归本质。 PhotoShop的出现,提升了行业的整体设计水平。但并没有让艺术家们失业,也没有改变我招不到优秀设计师的难题更没有把美术从艺术完全转化成技术。教学是人与人之间心灵的沟通。ClassIn改变不了这一点,各种云也改变不了这一点。恰相反的是:ClassIn追求给予老师与学生自由又充满创造力的空间,而不是将教学变得程序化。 所以,ClassIn改变不了优秀教师缺乏这一问题,甚至会将这一问题变得更加显现。所以,教师培训与管理、教学研发与实施,依旧是培训服务机构的核心。在云服务时代将变得更加重要。所以,比美国空军更重要的,是国家的本质。没有什么技术可以颠覆这点。
 
 




(节约流量,保护隐私,降低了视频清晰度)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