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鸥前沿 | 在线少儿英语的发展趋势分析(一)


1.jpg

   
中美GDP对比图
三十年前,中国沿海务工人员月均工资为800元,美国人的时薪为10美元;现在,沿海地区的平均月薪已经到达1000美元,美国一些州的的时薪在17美元左右;
 
再过三十年呢? 
 
一面是“物美”,一面是“价廉”,在线外教作为一种新的教育资源,正在重构少儿英语教育市场的产业链。效果上,北京街头一位普通中国人的汉语水平,超过美国绝大部分的汉语老师。同理,一位受过大学教育的普通美国人,在发音与语法方面,“天然”优于绝大部分中教老师。价格上,美国人的工资相对中国人在不断下降,一名普通美国人的工资低于一名中国优秀的英语老师,这源于中国经济长期的“一枝独秀”下居民收入不断提高。可预期未来十年,这种新型“人口红利”持续拉大,来自菲律宾、加拿大、美国、南非、波兰等国家的在线外教也许将成为中国孩子学习英语的“标配”,进入每个普通家庭,甚至每个公立校的班级。
 
这种全球范围内的教育资源配置,会持续很多年,不仅带动了在线英语,也带动了整个在线教育行业。甚至可以讲,这一波在线教育热潮,源起于在线外教领域与个别优秀公司。在线英语外教,代表着通过互联联进行全球教育资源配置的趋势,将重构少儿英语教学产业链条,甚至更多的教育领域。
 
无论是教育服务行业还是教材出版领域,无论现有规模多大多小,无论多有情怀内心OS有多“鄙视”现在的“外教”教学效果,都需要正视这个大势,否则将逐步被淘汰出局。在线教学的技术在快速进步,外教专业水平在不断提高,人力成本不断拉大,一对一会逐步升级到10人左右班课,在互联网的创新能力面前,创业者只有不断走出舒适区,才可不听那淘汰时的“抱歉”声。
 
2.jpg


“三来一补”生产线,指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补偿贸易,生产线工人手工装配为主,是中国开放早期沿海城市的主要形态。
 
只是,当前的在线外教教学,产品形态停留在初级的“卖劳力”阶段。这一点与三十年前的“人口红利”相似,那是中国经济的起点,包括深圳在内,沿海开放城市的产业,均以“三来一补”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目前的在线外教领域,也属于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个别创业公司电销人员数量,占据公司人数的80%以上,“外教”大多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美国老师而是低收入的美国家庭妇女。这也许是一项新事物必然经历的阶段,但是需要清楚这必然是早期阶段,产业通过这个阶段的速度,与三十年前比,是高铁与绿皮车的速度差。
 
例如,目前流行的“约课”模式,便是一种简单的劳务输出模式。约课模式,对用户时间安排灵活,随到随学,体验较好。对于机构,运营简单,与外教签订“独立供应商”的兼职合同,按课时计算工资,大幅降低人力成本。但是,对于学生,约课形态弊端很大。孩子可能一次学一节课,一个月后一次学三节课。这位孩子,此时已经忘了上节课学过什么,并且他一次性学三节课的内容,会超出他的吸收能力,他也无法通过课后的作业环节,完成三节课知识的建构内化。因此,为了满足一个月不约课的学生可以下次连续听懂三节课,约课形态的教学机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降低课程梯度,弱化课程中的阅读、语法、写作等“梯度”明显的内容;一条是采用多套课程,根据孩子上课周期随时调整的课程内容,这会让运营成本大幅提高至无法接受且超出目前“外教”的能力水平。
 
3.jpg


产品周期图,在市场早期阶段,依赖体验与运营效率快速占领市场,但在市场成熟期,依赖产品效果留存用户提升利润;
 
在市场早期阶段,新产品对于用户是个新鲜事务,用户仅能从新颖的体验上感知产品优劣,卖“深加工”好产品,得不到市场认可。教育产品更是如此,需要长期使用方可正确感知。少儿英语很难在三五个月内感受到显性效果,且教育产品的效果也是非体验性的,并非体验好的是正确的教学。对于一家创业公司,基于“情怀”,在市场早期阶段提供不合商业逻辑的课程,几无生存可能性。
 
但是目前的市场,已经开始向成熟阶段的过渡。用户已经被多轮电销“教育”过后,试听已经多轮,多个品牌多种产品形态出现在客户视线中,面对“选择困难”,用户开始寻求专业知识。新型产品的影响路径,将先从“教育圈”开始,再到“金融圈”,到“公务员圈”逐步扩散。
 
1
教学形态
前面有两条路,一条很难,一条容易。
教学组织形态向“三固定”为主逐步转变。三固定是指固定班级、固定老师与固定排课。
 
固定老师可以形成良好的师生关系,老师了解班级上的学生,是个性化教学的基础,根据课堂情况动态调整教学方案,否则就会变成“演剧本”的灌输式教学。不固定老师,老师不知道学生,开展不了个性化教学。
固定班级,才能形成良好的团队关系,才符合语言教学的本质。一对一可以教会篮球的技巧,但是教不会“打”篮球。同篮球一样,少儿英语教学的能力素质是沟通能力与团队能力,需要在班级中完成“高阶”能力的培养;
固定排课,才可以设计教、学、练的组合,完成单词、阅读、写作、逻辑等多重教学目标的构造。孩子在课堂上的内容,需要经过自我练习,才能升华为自己的知识。
 
三固定模式也有缺陷。教学上,需要针对个性化的问题补充进行一对一辅助教学,也需要其他的形态培养其他能力。在商业上,三固定运营难度远远大于现有的一对一与约课模式,10倍难度可能是个乐观估计。
 
2
丰富的形态
多层次的教学
从班课到双师,从校外到体制内,从少儿英语到AP课程,场景不断扩大,增量市场不断涌现,总量将超过传统的市场。
 
低龄段孩子的双师课堂,表现出不弱于所有孩子均在线的效果,这非常出乎意料。特别是针对 4 岁以下低龄孩子,线下双师在场控上更有效,更符合低龄儿童心理特征。通过教室布局的改造,远程老师可以看到每个孩子的课堂行为,可以精准把握课堂,也以实施TPR教学。并且多节课后老师熟悉了学生,可以指定孩子回答问题,进行更为丰富的课堂互动。商业上,虽然增加了场租成本,但是三四线城市的场租较低,场地带来的获客便利完全弥补了场租支出。
 
从幼儿园到初高中,在线外教的双师模式将会迅速进入到体制学校,弥补英语教师不足。可以相信,在线外教进入到每个普通的班级,这并不遥远。
 
在线教学,在演讲、分组等教学环节,效果距离线下依旧相差较远。线上线下的混和教学,是值得探讨的形态之一。课程如何设计?班级如何组织?这些也需要探索。
 
 
 
4.jpg


在未来一两年,在线少儿英语的产品形态依旧会以一对一与约课为主,但是新形态的班课,新形的双师,都在加速发展中。预计2018年年底,班课覆盖的学生人数将超过20万,外教双师课堂覆盖的教室将超过5万间。不同的产品形态,教学效果的差异,会滞后一两年显现,口碑从“教育圈”向外迅速扩散,逐步影响到家长决策。
 
在线外教市场,在三年后将完全渡过早期,进入到产品升级阶段。教育培训机构,应该根据市场阶段,即不能过快也不能落后,有节奏地升级自身的教学产品,形成自身的教学特色与细分市场的竞争优势,便可以在这一轮在线教育的大潮中越走越强。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