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理性:在线少儿英语的机遇、隐患与未来


1.jpg


 
 
 
 一 、 机   遇     
 
过去三年,在线少儿英语发展迅猛。
 
浅层次的动力,是技术与资本的进入,导致外教市场供给暴增,同时,海量的市场投入催化了消费者的在线学习习惯
 
深层次的动力,则是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与其他国家经济的停滞,形成了与改革开放初期恰恰相反的“人口红利”——“中国人”越来越贵,“外国人”越来越便宜。
美国家庭妇女的时薪不过15美金,月薪1000美金,中国少儿英语的欧美外教2万人民币。
菲律宾职业老师的月工资2000人民币,对应中国三四线城市少儿英语老师4000人民币。
波兰乌克兰等东欧地区,一所不弱于清华北大的院校,研究生毕业生月薪不到800美金。
英国剑桥三一学院研究生毕业的专业高中教师,月薪1800磅。中国A-Lever老师工资年薪30万起。
美国专业高中教师的工资4000美金,中国AP课程老师工资年薪30万起。
 
由于经济的不均衡发展,中国的人力成本在不断升高,相对的,其他地区的人力就显得越来越便宜。可预期的是:中国经济将持续稳定增长,人力成本差将在未来的十年持续拉大。所以,未来的十年,在700亿市场的少儿英语领域、在1000亿的出国语培领域,还有小语种领域,都将处处商机。语言培训只是跨国教育资源传输的第一阶段,随后到来的将是承载在语言上的文史/数学/艺术等学科教学,这些在线学科课程才是“正餐”。普通的中国家庭,将可以获得全球范围内的教育资源,中国孩子的跨文化沟通能力将日益提高。
 
少儿英语只是一个前奏,一个波澜壮阔的在线教育时代,正在向我们飞奔而来!
 

2.jpg


 
 
 二 、 隐    患        
 
令人忧虑的是,过去三年少儿英语的爆发增长,一些环节并不符合教学规范,完全以营销为驱动的市场策略,给行业埋下了几个隐患:
 
  隐患1:专业教学,沦为业余陪玩   
 
为了追求“产能”,违背了教学逻辑,教学不断“标准化”、“教材”完全“剧本化”,教师“街头化”,专业的少儿英语教学迅速蜕变为外国人陪玩的在线游戏。
 
  隐患2:夸大的效果宣传  
 
脱离实际的教学效果宣传,为整个行业积累着不信任。通过在线外教,可以一两个月内迅速提升孩子的口语,但是单词、语法、阅读等等还需要长期的学习,半年后孩子实际的英语水平与招生宣传的效果相差很远,这些问题,都导致行业性的信誉破坏,早期的用户开始回流线下。
 
  隐患3:规模扩张还没赢,教学品质先输了   
 
互联网的“赢者通吃”逻辑,误导创业者采用了“规模致胜”的竞争策略。即便所有美国家庭妇女都从事在线外教业务,那也不过百万级别的美国老师,对应中国不到千万的学生,但是中国有2亿的k12学生,依旧有巨大的空间留给其他公司。
 
教学服务行业不存在“赢者通吃”的逻辑,海量的小机构,以优质的教学过着“小富即安”的日子,其中的佼佼者慢慢扩张,并开始威胁到新东方与好未来。在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地区,这两家巨头也不具备“赢者通吃”地位,甚至在北京的市场地位都不稳固。
 
当一家公司,以“劣币”冒充同币值的良币取得成功时,一定会有“更劣的劣币”搭便车驱除前者,市场进入“囚徒博弈”状态。前端的市场投入越来越高,后端的教学品质越来越差。前者指责后者“没情怀”,后者攻击前者“没能力”。谁是前者?谁是后者?这是个循环,难分清楚。最终的结果,是整个市场受影响。
 
 

3.jpg


 
 
 
 三 、 未   来       
 
每个新市场的早期,都会出现上述现象。早期的红利过尽后有几个结局:
1)规模形成优势,市场进入到寡头时代;
2)规模没有形成优势,进入深度运营时代
 
在早期市场上,注重速度,早期过后,注重深度
 
近几个月,越来越多的声音指出:在线小班更符合儿童学习英语的规律。
 
勿论观点是否正确,先要清楚这些声音是一个开始: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讨论“正确的教学”,市场会讨论“一对一与小班”,也会讨论“人数多了是不是就是小班?”,还要继续讨论“中国孩子是否适合学习美国小学课程?”,真相终将找到,这不是任何一家机构可以左右的,家长们开始成熟,整个行业将进入到理性消费期
 
所以,一对一向小班的变化,不仅是产品的变化,而是整体市场理性消费的前奏。这时企业需要变化的不仅是产品,更是经营理念。
 1语言教育的专业性:对教育要有敬畏之心
 
儿童的语言学习,与成人相差很大,是校外辅导行业中,最贴近教育本质的学科。简单的讲:成人学习语言基于压力或兴趣,是学习世界的另外一种表达;儿童学习语言,基于本能与乐趣,是在构建世界。发音、单词、语法只是儿童学习语言的表层,培养思维、培养沟通能力、培养创造能力才是儿童语言教学的本质。
 
从道德出发,少儿英语的课程设计,是专业度非常高的工作。开发一套专业的课程,难度之高,不亚于开发ClassIn这样的技术系统。培训机构应该“幼吾幼及人之幼”,有敬畏之心,重视教学的专业性。尽可能与专业机构合作,引入专业的课程。
 
从公司的品牌出发,少儿英语十多年的发展,在业内积累了一批优秀的教学专家,这些专家才是课程是否专业的评判者,也是培训机构口碑的基础。用各种广告词语糊弄家长,都是短视的行为,与莆田医院一样建立不了专业品牌。
 
从经营效率出发。专业的课程,研发周期长,对老师要求高,前提教学体验不好,但是却可以让教学有确定性的效果,同时也可以长期保持孩子对学习的兴趣,可以保证续费率。以游戏驱动的课程,老师要求低,扩张快,但是半年后大多孩子会厌倦,教学效果因人而异,确定性很低。
 
 2教学形态的完整性: 重视个性需求 
 
对于一所起步的创业公司,仅有小班教学就足够了,由个别优秀教师完成高质量的教学。但是对于规模运营的公司,在小班教学为主的主课之外,需要有一对一解决学生的个性化问题,需要大型的直播课做兴趣教学或导流。
 
少儿语言的教学,是以沟通能力培养,思维能力培养为核心的。教,问答,讨论,演讲,阅读,只有完整而丰富的教学形态,才能够形成完善的教学组合,形成高质量的教学。
 
同时,在少儿英语的学习中,课堂只是一个环节,还需要作业、项目式学习等环节。以一对一或小班来细分市场,是暂时的现象。未来的少儿英语,一定是以小班为主,并融合了一对一等多丰富的教学形态,再进一步,还会有线上线下教学的组合。
 
 3老师选择的理性化:专业比肤色更重要
 
以一对一或小班区分行业是不对的,同样,以“肤色”区分老师也是荒谬的,这不符合在线教育的意义。
美国以家庭主妇为主的老师发音标准,但是价格高,专业程度低,受时差影响稳定性差;
菲律宾专职老师热情敬业,工资低,时差与中国相同,但是大多发音不标准;
东欧老师素质高,几乎都是“名校”毕业,可以教授更高端课程,但是也带有口音;
英国老师素质高,教学质量最好,不乏剑桥牛津的教授,但是价格最贵,且可用的数量少。
一名优秀的菲律宾老师,其教学效果要好于一名普通的美国老师。一名专业的英国老师,在美国也会是热手的老师,但是在中国家长眼里,不如美国老师。美国老师的口音之好,自然甩其他地区几条街。
市场会有所细分。国际校的家庭,会看重老师的专业程度,这时英国老师有优势;一二线城市家庭,看重口音,这时美国老师有优势;三四线城市,价格很重要,这时菲律宾老师有优势。随着熟悉度的提高,中国的家长对区域的非理性认同会慢慢消散,会更看重专业程度,而不是肤色。与家长选择国内老师一样,教师的口音、毕业学校、从教经验、执教能力会成为选择在线英语老师的标准。
 

4.jpg


 
    “有一个好老师开一个班 ”   
   
今天,面对纷杂的市场,面对营收的压力,我们是否还记得出发时的初心?
我们是否越过了教育产品的底线,沦为追求效率的机械师?
是否忙于实现资本的期望而忘了家长的期望?
 
今天,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就在眼前,有更加先进的在线教育技术、更多样的教学资源在快速浮出水面。更庞大的市场需求,在这个持续几十年的在线教育大潮中:
跑对路比跑快路,更重要!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