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未发表的老文,发表在AltSchool关闭校区的今天


1.jpg


 
教育是一件复杂的事情。“如果教育仅是信息传递这样简单,古腾堡开启印刷时代后,教育这件事情就可以终结了”(《大学的终结》 凯文.凯里 人民邮电出版社)。从印刷术之后,还有邮政、电台、电视三次信息大爆发。每一次的传播技术的革命,都引发了无数教育教育改革者的梦想,但每一次都收获了失望。这些旧故事,静候在历史中,总能够等到下一次的重演。
印刷术之后,在这几百年的时间里,教育的核心问题从来就不是缺乏“优质内容”,也从来不是更为精准的知识切分或学习数据。这便是MOOC必然没落的原因,在MOOC爆红之前,互联网上的知识早已超出了99.999%普通人可触达的上限,再增加“数量”有多大意义呢?
 
五年前,「传课」上面的课程,40%的用户选择用移动设备;今天「得到」上面的课程,移动的比例是80%。但是这些数字的背后,只是移动端对PC端便利性的胜出,依旧是在信息传播层兜圈子。我们若想构建一个移动端划时代的教育产品,从“数量”这个角度出发,岂不是比coursera还无聊?
 
今天所提倡的终身的碎片化学习,根本就无法和教育相提并论。 
 
教育缺乏的从来都不是更广泛的“传播”,而是更有效的“习得”。
 
所以,移动端的教学产品不可以是PC端的延伸,应该要认真思索“移动”场景的本质,思索“在线”的意义,在这两者的基础上,进而结合教育的本质,构建出移动时代的教育产品。
在移动端实现真正的教育,有4个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1. 碎片化时间和碎片化知识,如何系统化?
 
 
 

2.jpg


 
 
我买了一套15本的《罗马人的故事》,放了第一本在床头,在微信读书中同时买了一套,结果是我在手机上把后14本读完了,还顺便读了威尼斯/英国/法国/文艺复兴/耶路撒冷的历史,至于床头的那本,只能证明:我睡眠很好。这让我感知到移动阅读的趋势,但是,一些深度的内容,在移动状态是读不下来的。放下手机,我立马就忘了凯撒时代对应的是中国哪个朝代,也搞不清玫瑰战争时威尼斯在做啥买卖。
这就是移动阅读的问题:知识也被碎片化了。 
 
似乎你学到了,但其实你学到的东西,除了吹牛逼与装牛逼,没有实用价值。读一百本《从0到1》,听完「得到」所有管理学课程,远不如慢慢品一本科特勒的《营销学》。将碎片化的内容体系化,设计出完成体系化的工具或功能,是移动时代在线教育要过的第一个槛。
 
 2. 如何学到真正的高阶能力? 
 
 
 

3.jpg


 
学习也是个打怪—升级—刷物品的过程,打的怪级别越高获得的经验值越高。
 
第一级的怪是“闭眼倾听”:
1. 教师很温暖。
2. 还有班花看。
3. 不耗血,不费脑,轻松惬意。
4. 经验值是刷出来的。
把这种享受的学习搬到PC端叫「直播大课」,搬到手机上就是「得到」。
还有第二级、第三级、第四第五第六级……
最高级的BOSS可能叫“为人师表”:打起来费劲,需要组团,经常被团灭,打一只BOSS怪可以获得巨量经验值。
 
那些傲视职场的“装备”,只能通过打BOSS怪获得。
 
这是教育的本质之一:知识在脑颅中“锻造”为能力的过程里,“颅火”的温度“颅内”时长[size=14]重要。[/size]几乎所有的移动类教育产品,其功能的“温度”,都停留人类学习的“舒适区”,讽刺的是:用户也愿意被“温水煮青蛙”。
即使面临其工种被AI取代的残酷,在短期内调高“脑颅”温度与长期低收入之间,在剧烈的痛苦与缓慢的消沉之间,大众更倾向选择不太痛苦的后者:买些舒适课程,如同购买2元的“彩票”,在内心保留一丝迎娶白富美的侥幸。
 
但是总有部分大众会明白:
“衡水中学”才是应对高考的王道,
打BOSS的怪才能获得致胜神器,
在移动端设计出高阶的学习模型才是诗歌与远方,
如何在大众醒来前暂用苟且来偷生才是压迫你神经的真相。
 
 
 3. 如何搭建基于数据的、可评估的成长记录?
 
我陪着母亲在北京与家乡两地医院求诊。每个医院都建立了档案,都有一份数据,但是这两个医院的数据是不通用的,无法形成完整的病情记录。我迫不得已成了北京与家乡之间一个倒数据的快递,并且因为数据标准的不同,我还经常给医生们讲不清楚。(每当这个时候,我都有转行创业做医疗的冲动)
学习的数据就更难划分统计了。
1. 它比医疗的数据更分散。
家庭、学校、各个培训机构都有部分数据,还有一部分属于自主学习。
2. 它比医疗的数据更具多样性。
从心理到智商,从学业成绩到对老师的喜恶,这些都属于学习数据的统计范畴。
移动给数据驱动的教育带来一丝曙光,时刻“在线”带来源源不断的数据流。但前路也有很多问题要解决。
 

4.jpg


 
1. 数据来源并不乐观。
各家机构支离破碎的数据误导学生的概率比精准辅导更大些,体制内的数据最是完整,然而保护隐私大过一切商业利益,这些数据宁可僵化为石头也不会共享。
 
2. 数据标准无法量化。
教育的成功,不像围棋一样有明晰的“数字”规则,对最终的成败可以精确计算。爱因斯坦、高斯、拉马努金、张益唐这种跳出人类范畴的人物,似乎都是教育失败的典型案例,人类也不知道用什么数据才可以从茫茫人海中挑出他们。
 
Altschool在用数据支持着个性化的教育,对于教育的结果,他们采用的是美国通用的MAP的评测体系。这是一件看着简单但其实很了不起的事情,大多的新锐在线教育公司,如Kehan,Kenwto,与中国的老中医一样,我们看不到第三方的评测结果。
但是,AltSchool这种高度数据化驱动的个性教育,却使用通用的评测标准,也许只是给扼杀个性提供了更强大的武器,也许只是一种高纬度的应试教育。
 4. 如何形成线上线下的自然连接? 
 
在线教学的体验越来越好,可支持的场景越来越多,那么问题来了:“线上能取代线下吗?”
 
当然不会。
 
纵观购物、视频、社交等各大品类,在线可能会占据主流,线下会退到替补席,但在线取代不了线下。“取代”不是一个“时代级别”的移动教育产品应该努力的方向,恰相反,寻求衔接才是出路。
 

5.jpg


 
而衔接的核心依旧在数据。
寻找到线上与线下教育场景都需要的同一套数据,就像微信:线上线下的关系链数据保持着同步,线上线下的钱包余额保持着同步。找到在两个场景下学生都“强需求”保持同步的一套数据,是无缝衔接线上线下教育的关键。
 
这是个很难的工作:
课程表太轻;
错题本的需求没那强;
作业不可能通用;
对于教育产品还需要绕开关系链、支付、搜索这些已经被AT占据的管道。
 
具体是什么,大家都在摸索。
现在谈这种衔接也许太早了,毕竟都还不是当下的产品主流。创业者只需要用“名师”,“美国”,“AI”制造出学习的幻象,就可以成为市场的主流。如果用DAU来判断产品的成功,毫无疑问这些是当下正确的产品方向。但是谈到单一学习者的线上线下衔接,或者学习者之间的衔接,现在谈这些用户量都太小了。
 
未来是一定要来的,在未来到来之前,看看未来的模样,才不至于错过。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