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醒 | 中国父母对美国教育的追崇不过是“叶公好龙”


1.jpg


本文内容引自美国教育协会 孙连成 先生文稿
《基于美国4C核心素养下的STEM教育》
 
步入21世纪,美国教育界普遍认为:美国20世纪的教育制度所信托的经济和社会基础土壤已经发生变迁。在制造业和农业经济并存的20世纪,掌握了“3R”(阅读,写作,算术)足矣。如今到了扁平化的信息时代,“3R”教育显然不足。如果今天的学生想适应未来的21世纪,他们还必须是沟通者,创造者,思想家和合作者。
 
之所以美国如此重视本次教育理念的调整,是因为美国在80年代大比例出现新生代“无欲无求,无所事事”的局面,这些青年人的表现类似于中国游荡在深圳的10万“三和大神”。
 
90年代的日本也遇到相同的局面,“无欲”成为一代年代人写照。
 
经济和社会基础土壤已经发生变化。知识更替越来越快,社会对人才的需求更多基于能力而不是技能,当一代学子经过高考战场的残酷竞争,却发现他们所学的技能与社会已经脱节时,他们会彻底失去梦想,游荡街头。今天游荡在深圳的十万“三和大神”,便是20年后中国一代年轻人的缩写。
 
 
2.jpg


3.jpg


 
三和大神
可百度 “三和大神”
 
深圳三和镇上终日无所事事,无所追求,停留在网吧与街头,不愿工作的10万群体。
 
每个人周围都有这样的人。 
 
从2002年,美国国家教育协会(NEA)历时两年的时间,调查了美国500强企业、高校、政府、军队等组织,制定了一份基础教育“21世纪学习框架(Framework for 21st Century Leaning)”,框架中提出了人才培养的18种要素。在这次全国大范围调查中,NEA(美国国家教育协会)要求参与企业对员工不同能力素质,依据重要性进行排序。调查结果显示:学业成绩并不有排在首位,计算机技能也不重要。
 
社会上,雇主最看重的能力是什么呢?
 
 

4.jpg


 
 
美国的教育学者,将上面的20条能力进行梳理,制订了一份“21世纪学习框架”。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实践,学者们意识到这个框架过于复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美国国家教育协会采访了诸多领域专家。几乎所有人一致同意4C能力是21世纪最重要能力,也是未来人才培养的关键目标。
 

5.jpg


 
2011年开始,奥巴马政府开始执行新版教育大纲——州际共同核心标准(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也就是目前中国很多机构在宣传的CCSS。新大纲将4C能力内化到各个层面,希望能够有效地提升美国中小学教育水平,应对21世纪人才的挑战。不过,虽然4C核心素养在美国受到订可,但是CCSS却被美国教育界很多人反对,特别从2014年后,从家长到教育界,上上下下开始反对CCSS。
吐槽重点:
1.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种中央来控制的学术标准提高了学生的成就。
2. 在加不加入CCSS这件事情中,家长没有任何选择权,且未被告之。
3. CCSS并不是高质量的标准,尤其是数学内容的缺失导致美国孩子的数学水平落后其他国家同年级孩子两年。
4. CCSS强调机械的教学方式极大地限制了教学的创新性,老师们被迫用CCSS指导的方法来教学。
5. CCSS大幅度减少了孩子们在英文课上对英语文学的阅读,变相增加了信息性的文字输入。
 
善于捕捉民意的特朗普政府在上台前便承诺要废除CCSS,但是这种已经即成事实的东西,喊停的操作难度高。何况,CCSS还是不少可取之处的,实施CCSS的州数量并不少,政策反复并非上策。最终的进展如何,我们拭目以待吧。
 
中国在近几年,兴起了大量“基于CCSS的外教课程”,无数机构号称,自己的课程基于CCSS体系设计。那些已经报了各类CCSS课程的家长也不必担心:绝大部分号称基于CCSS标准设计的课程与CCSS无任何关系。CCSS的主成分是4C核心能力培养,但是绝大部分这些课程中,你看不到任何关于讨论、协作的教学,看不到锻炼批判性思维与创造性思维的开放性问题。
 
这是21世纪中国教育最大的冷笑话:不幸的是你给孩子买了有毒的洋奶粉,幸运的是毒药是假的。
 

6.jpg


 
 
4C能力为基础的课程,在中国大规模推广还是“理想”。我们需要重建教师体系。基于能力培养的教学,对老师要求高于目前我国的老师标准,需要经过多年以上专业培养。即使在美国,每年也有近30万的合格老师缺口(中国各家培训机构宣传的TESOL证只是二语培训证,无法担任美国小学老师),那有老师可以用来教中国孩子?
 
对于家长,也需要转变教育观念。中国家长对美国教育的追崇无可厚非。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三十年未变的教育体系已经无法让孩子应对翻天覆地的社会变化,但他们又在体制内找不到出口。美国教育改革建立的基于4C核心素养体系的课程体系,是中国教育改革的重要指引。事实上中国教育部已经在新的教育改革中大量增加了创新类课程。所以,中国教育的追求没毛病。
但是家长自身,也并未对教育改革作好准备。缺乏4C能力的家长,选择的只会是“假”的美国课堂,只会是依旧停留在灌输技能上的教学模式。如果美国课堂原样呈现在中国家长面前,绝大部分家长会愤怒地指责老师毫不作为。美国老师习以为常的教学方式,对中国家长可能是“大逆不道”。
 

7.jpg


例如: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是4C能力之一。美国教育对于新知识的接受,无论是课本上还是“伟光正”报纸上的,均反对学生无条件接受。他们要求学生从分析作者的写作目的出发,区分事实与观点,判断文章的逻辑是否正确。对于高年级的学生,则要求学生调查文章背景,寻求相关知识,最终达到“取精去糟”,将文章正确部分融到自己的知识体系中。这与中国“中心思想”的教育理念是完全不同的。大多中国家长,如果听到美国老师在课堂上问学生:“作者的是在混淆事实还是严密论证?”,“鲁迅的个人情绪是否影响了他的文章逻辑?”,会有一种内心崩塌的感觉。
 
美国课堂强调班组学习,重视项目式学习。这是因为4C能力中的Communication(沟通能力)与Collaboration(合作能力)均只能在班组学习模式下实现。因此,大量的课堂上老师在组织各小组完成项目,“教”的占比远小于中国课堂。这对于喜欢老师上课不停“灌干货”的家长,是难以忍受的。
 
中国在过去的变化,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代人的时间里,社会与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是人的观念并没有发生变化。所以父辈正在用自己的经验去指导下一代人的教育。没有经过批判性思维训练的中国家长,很难培养出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孩子。没有创造性思维的家长,也很难培养出有梦想的孩子。家长是最重要的老师,多读书,少盲从,少交些智商税,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
 
也许,只有经过一代人的代价,当一亿个冷笑话 —— 一亿个“三和大神”徘徊在中国各个城市的大街小巷时,我们才会痛心决定进行教育改革了!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